松江鲈已入长江却难入市场,养殖技术臻成熟

2019-09-20 20:49 来源:未知

中新浙江网10月24日电 素有“十大名鲜”美誉的上海特色“松江鲈”已经从市民的餐桌上消失了20多年。专门从事“松江鲈”育种保护工作的研究人员今年成立了本市首个“松江鲈”养殖场,计划在冬季到来时将在外地养殖成功的“松江鲈”的“儿女”运回上海,不过尽管如此,“松江鲈”要重返故乡上海依然困难重重。绝迹“莼菜鲈鱼烩”用塘鳢鱼代替据资料记载,“松江鲈”在长江口附近的松江尤多,是上海市著名物种。就是这种在上海出名的鱼类如今在上海已经难觅身影。上世纪80年代以后,“松江鲈”分布的东南沿海地区环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水坝、捕鳗、人类活动频繁、污染,破坏了“松江鲈”的生存环境,阻断了其产卵洄游线路,使得“松江鲈”在上海绝迹。“松江鲈”消失后,用来招待国宾的“莼菜鲈鱼烩”等等上海名菜也遭遇了尴尬,20多年来,大厨只能用“松江鲈”的同族“塘鳢鱼”代替它制作并菜肴。寻找数年周折外地找回野生种群1999年,复旦大学的科研人员终于在鸭绿江流域和山东文登一带找到了“松江鲈”的两个种群。为了保护已经濒临灭绝的“松江鲈”,科研人员立刻将少量野生“松江鲈”运回上海,安置到横沙岛一带,并且在山东文登同时展开了野生“松江鲈”人工繁育和种群恢复工作。经过数年的努力,野生“松江鲈”的人工繁殖去年取得了成功,今年已经开始小规模的养殖,“松江鲈”终于有机会重返长江口在上海恢复野生种群了。重现没立项仍难重返市民餐桌虽然突破了科研关口,“松江鲈”回归自然却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王金秋博士告诉记者,作为“松江鲈”的研究者,她最大的愿望是让“松江鲈”重返市民餐桌。要做到放归自然,必须开展大规模养殖,并且要拿到销售“松江鲈”的通行证。目前,在王金秋的带领下,两名生物专业的应届大学生罗武松、汪锋通过自筹资金,并得到复旦大学创业基金的支持,今年8月,“松江鲈”养殖场在淀山湖边建起来了。建立这个养殖场的目的一方面是让“松江鲈”种群扩大,以便将来将“松江鲈”放归野外;一方面是为了人工养殖“松江鲈”进入市场打下基础。但是目前养殖基地无论养殖资金还是科研人手,都严重不足,顶多完成一代“松江鲈”的繁殖,而且数量十分有限,以他们的财力人力,根本无法完成“松江鲈”放归自然以及进入市场的大计。王博士也呼吁,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将“松江鲈”列入科研保护项目,以使“松江鲈”的养殖和放归得到有力支持。进程 第一步,第一批种苗繁殖成功。得到批准后,第一批种苗放归自然。第二批鱼苗开始大规模养殖。拿到上市通行证后方可进入市民餐桌。名词解释江南第一名鱼——松江鲈鱼松江鲈鱼又叫四鳃鲈鱼、花鼓鱼、媳妇鱼、新娘鱼等。松江鲈鱼以长江三角洲为主要分布区,特别以松江所产的最为有名,所以称为松江鲈鱼。清朝康熙、乾隆皇帝南巡,路过松江时吃了鲈鱼羹,赞不绝口,将其誉为“江南第一名鱼”。

(记者朱全弟通讯员贾佳)松江鲈俗称四鳃鲈,是一种小型珍稀鱼类,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届“松江四鳃鲈节”开幕式上,上海四鳃鲈水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复旦大学松江鲈项目组负责人王金秋教授表示:“四鳃鲈的野生放养工作都已准备好了,只等有关部门一声令下。”据悉,四鳃鲈曾在松江华亭湖放养,取得较好的效果。

我国四大淡水名鱼之中,“松江府”四鳃鲈最负盛名。四鳃鲈被人们最后一次在野外捕获是上世纪60年代。值得庆幸的是,王金秋教授领衔的团队在长江口外围清洁水域发现了一个野生四鳃鲈鱼种群。随后,他们攻克了人工繁殖的难题,今年首次大规模上市。

据介绍,由于养殖技术难度偏大,四鳃鲈的价格居高不下,一尾40至60克重的四鳃鲈售价曾经接近500元。王金秋说,四鳃鲈繁育期在海水中度过,到生长期才回到淡水环境,松江四鳃鲈一年要完成两次洄游。长期以来,由于环境破坏,松江四鳃鲈一度濒临绝迹。随着松江水环境的日益改善和优化,如今实现四鳃鲈野生放养终于成为可能。

目前,松江占地400亩的四鳃鲈养殖基地内,研究者建立起了高度模拟自然水体的生态养殖体系和水处理系统,以遵循松江四鳃鲈的洄游和繁殖规律,不仅模仿河流、湖泊的潮涨潮落,波浪、水深和流速,还通过盐分和矿物质含量来调节海水与淡水的区别和过渡。具有绿色循环的水处理养殖池中,还还原了牡蛎壳、黄沙、珊瑚石等松江四鳃鲈所需的天然依傍物,以改善水质。复杂的水循环设计和养殖系统,给松江四鳃鲈造好了“安乐窝”,也建立起了从长江口种群原种保存、鱼种培育、繁殖到成鱼养殖的完整技术产业链,为实现规模化养殖与一定规模的市场流通带来了希望。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app下载发布于国际院校,转载请注明出处:松江鲈已入长江却难入市场,养殖技术臻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