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

2019-09-20 20:49 来源:未知

本报讯(记者 沈祖芸)复旦大学第九批西部支教团选拔面试日前举行,经过个人陈述、答辩和评委评议等环节,15名优秀大学生将成为2007年8月远赴宁夏西吉支教的第九批青年志愿者。闻知自己入选,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的大四学生强舸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我准备了3年,等待了3年,等的就是这一刻啊!”强舸出生在陕西,18岁来到上海时,本以为可以离开让他又爱又恨的黄土高坡。可是一次讲座改变了他的想法,讲座内容是关于志愿者深入黄土高原的实践经历。一听完他就哭了,他被出现在苍茫黄土地上的一群身影所感动,也为自己曾经的“背叛”而脸红。从此他把成为西部志愿者作为大学里的最大梦想。“胸口别着‘青年志愿者’的徽章,就能收获一种光荣的责任。”强舸说。学生会主席、校团委部长、勤工助学贷款服务部主任、校演讲与口才协会会长……这一串“光鲜”的名字并不是企业的面试名单,而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团队——西部志愿者的报名人员。经济学院、管理学院、法学院……这些热门专业的学生,没有把简历投向跨国公司,却把材料纷纷交给同一个学生团队——西部志愿者。9年来,复旦大学支教团共有76名学生相继离开上海,去一个“不适宜人群生存”的地方——宁夏西海固山区支教。在这支队伍里,90%的人是独生子女,72%的人出生在上海、北京、广州、杭州、青岛等繁华城市。他们中党员占了2/3,他们的平均成绩都达到了学校直升研究生的标准,他们都有着丰富的学生工作和志愿者实践经历。如果选择外企、出国或直升研究生,他们都会得到很好的职位,拿到很高的工资,取得一份高额奖学金。然而,他们都拒绝了。一边是精神,一边是物质;一边是灵魂、一边是财富,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行政管理专业学生车智怡是个典型的上海女孩,英语流利,成绩优秀。当面试人员问她为什么放弃直升研究生而选择去西部支教时,车智怡说:“读研不是我的目的,赚钱也不是我的理想,我就是想做一点儿更有意义的事儿。”这位娇小的上海女孩献过3次血,组织过多次对残疾人子女的义务家教,和吸毒人员的子女聊天,还到民工子弟小学义务当教师。“想做一点儿更有意义的事儿”,是这些年轻志愿者最纯粹的心声。9年里,从这支西部志愿者的队伍里,已经走出了冯艾、马骅、李佳美、戴浩然等优秀代表,在未来,这支西部志愿者队伍,将越走越庞大。正像支教队队员高天对“前辈”志愿者冯艾说的:“师姐,我们要接过你的粉笔头,让它越来越长。”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app下载发布于国际院校,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教育报